• 本月热门标签:
  • 生活

当前位置: 商丘 > 生活 >

一园两人三餐四季他们在金陵岚园里过着“神仙

2019-06-27 17:51 - 查看:
这让人联想起苏州的耦园,不同的是,前者是夫妻俩买的园子,后者是夫妻俩创建的园子。用杨帆的话来说就是:这个园子我们建了10年,养了10年。 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杨帆,是国内一

  这让人联想起苏州的耦园,不同的是,前者是夫妻俩买的园子,后者是夫妻俩创建的园子。用杨帆的话来说就是:这个园子我们建了10年,养了10年。

  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杨帆,是国内一家知名艺术品拍卖公司的老总。而在朋友们看来,他更是一位鉴藏家、美食家。

  夫人亚岚之前是江苏省电台知名主持人,现在与先生一起打理这家公司。不过,自从有了岚园之后,杨帆尽量把公司的事情交给几位副总打理,夫妻俩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打造岚园上。

  在杨帆看来,好的园子,就是要跟家人和朋友一起分享的,所以,他要请一帮朋友来做一场曲会。

  这一帮朋友,指的就是罗拉拉、彭林刚、孙芸、陈薇亦等一帮曲友,他们已经在南京成功策划、举办过15次民间曲会,大到数百人的灵谷曲会,小到十几位朋友的小型聚会。

  这些年来,虽然每次曲会都以几位骨干为主,但是也会临时加入大腕名流,如张继青、柯军、龚隐雷、王斌、施夏明、单雯等昆曲艺术家,司笛也是名家,如省昆王建农、迟凌云等老师。

  这样一座生机勃勃的院子,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个老园子,杨帆说,他造园的第一个关键词就是“遵循古制”。他经常去到巴黎、伦敦那些朋友的家里,“都是旧东西!”因为旧,才会让人产生亲切感。

  关于造园,杨帆认为另一个关键之处,是“园以石而名”。园中的赏石就如同文章的文眼,比如苏州留园冠云峰,上海豫园玉玲珑,扬州何园片石山房。

  岚园的前院有一尊太湖石,既古拙又空灵,周围的水池、半亭和植物,都与之相呼应。南墙边还有一块淋了雨水后会“变色”的宋石,杨帆经常在雨天坐进书房欣赏它的变化。

  题写,则是造园的点睛之笔,亭子上的牌匾和楹联,以及廊里的“米芾拜石”砚雕,无一不在表明主人的心迹和趣味。

  说到植物,杨帆表示,在园林当中种树养草也要遵循古制,不能随心所欲。植物是用来陪衬石头的,比如前院假山种的是凌霄花,后院假山是木香。

  种树也有讲究,青桐是向倪云林致意,前院亭子左边那株移栽回来的百年柿子树,不仅用来补角,更起到了提精气神的作用。

  而如今对外开放的园林,大多成了公共空间,所幸岚园是自己的园子,才会呈现出居住者的气息。园林是文人园林,书房更是书卷气的呈现。天然可谓园林的基础,春夏秋冬,四季不同。而好的东西,更要与朋友分享,岚园曲会,便是游戏的一种。

  中堂挂着文博大家史树青的“煮茶听雪”匾额,两边是清代俞曲园题写的竹对联。明代红榉翘头大案之上,中间放着紫檀云石大屏,左右两边陈列着宋代玉壶春瓶。左边墙壁上悬挂着齐白石弟子娄师白的《大吉大利图》,紫檀木供桌上放着明中期《携琴访友图》大罐,在它对面是盛梅冰油画《片石山房》,下方那张乾隆宫廷紫檀书案上,放着一张古琴。

  说来也怪,这些东西尽管名贵,摆放在一起,却依旧传递出简素的气息,低调不张扬,人在其间走动,特别舒服。其中,像瓶、花器等物件都是修复后在使用,毕竟“敬畏”和“惜物”,也是我们对待传统文化应有的态度。

  曲会依旧由策划人罗拉拉主持,作为大型纪录片《昆曲600年》的撰稿人之一,罗拉拉不但是金陵名记、作家,书画也不错,她画的扇面在圈内十分抢手。

  曲会在合唱《牡丹亭·皂罗袍》昆曲声中开始,当省昆迟凌云老师的昆笛响起,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便赏心乐事谁家院……”整个园子的气息就不一样了。

  那天先是彭林刚唱了《牡丹亭·惊梦》山坡羊,然后是资深媒体人、学习梅派多年的名票陈薇亦演唱《铁冠图·刺虎》。这两位唱曲的共同之处,就是维护传统,维护旧的表现形式。

  轮到美女律师孙芸演唱时,大家突然发现不能辜负室外岚园的春光,于是提议移步到院子里。没想到,在亭子里演唱《牡丹亭·寻梦》,隔水传送的声音效果特别好,园林的妙处,这时候才真正领略到了。

  其实,“杨大厨”早已在朋友圈里出了名,不管是红烧肉,还是红烧甲鱼、台湾乌鱼籽和淮安软兜,都做得十分地道。

  有人夸他是美食家,也并非空穴来风,一是有名厨指点,他年轻时曾与南京某位民间大厨学过好几年,二是他有眼光,多年从事古董拍卖和收藏工作,所到之处,圈内朋友都会带他去吃当地名菜,三是他有悟性,这也是他一生的本事,做什么就像什么。

  我是多家高校、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,关于企业融资、创新创业的问题,问我吧!

  我是多家高校、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,关于企业融资、创新创业的问题,问我吧!

  我是多家高校、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,关于企业融资、创新创业的问题,问我吧!

上一篇:上一篇:艺术点亮城市旅行唤醒生活 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下一篇:即使生活是一地鸡毛